博客
创新引导美国气候新政策和中美气候合作

李婷

当地时间2021年1月20日,美国第46任总统乔·拜登宣誓就职,并即刻签署了着力于解决各项危机的17项行政命令,其中包括宣布重新加入《巴黎协定》。两万亿促进绿色零碳、重拾美国应对气候变化全球领导力在内的气候绿色新政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这是美国继上世纪末以来,再一次由于政府更迭引发对气候协议截然不同的立场和决策。这一次,由于气候变化危机日趋紧迫,国际低碳发展和能源转型加速前行,国际社会普遍为美国联邦政府重返全球气候合作进程感到振奋。

落基山研究所首席执行官Juels Kortenhorst于20日当日发文《崭新的黎明》(A New Dawn),就上述美国联邦政府行动进行了评论。作为致力于推动全球能源转型、实现繁荣、清洁、零碳未来的国际智库,落基山研究所为响应拜登气候能源新政,特别提出要重视和建立坚实的产业政策,以全面协调美国的能源经济,优先发展促进市场规模化转型的最新低碳技术,加速美国能源转型,极大地促进就业、健康、安全和基建,提升美国经济竞争力。

文中表示,虽然美国联邦政府过去四年止步不前,但是以“我们仍在行动”(We Are Still In)为代表的美国各州、城市、企业、社会各界近年来持续推动美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实际行动。这一行动将和未来联邦政府的政策以及气候立法相互配合,使美国得以在清洁能源转型领域迎头而上。从技术方案、技术成熟度和市场角度看,价格信号已经能够破解“化石能源VS可再生能源”的对阵,低碳和零碳转型在经济上不再是负担,而意味着竞争力的提升,意味着以清洁能源引发的全新一轮工业革命。
 
 在美国政策领域,“产业政策”之说并不常见,产业政策思维常被归为“计划经济做法”。但是当前美国亟需在全经济领域作出规划,保证在能源领域的竞争力,正如以往美国通过相当强有力的政策推动了高速公路系统、互联网系统的发展。成功的历史经验表明,通过建立政府和私营企业的伙伴关系,充分调动并有效结合政策资源和产业专业能力,这种协调和配合可以使政府的引导资金取得数倍的经济效益。

美国历史上为提升产业效率,曾经有一些成功的政策和作法。例如1988年为振兴美国半导体行业,美国14家半导体蕊片制造商联合创建Sematec,旨在降低芯片制造成本,提升产品质量,振兴整个半导体行业。Sematec是政策资金与产业部门合作的典范,当时极大地加速了美国电子行业的创新速度,也带动了整个经济发展。同样的例子还包括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联邦政府通过清洁能源贷款担保项目扶持了新技术初创企业,包括当时尚处起步阶段的Tesla。
        
在国际上,各国在新能源领域大步前行,这当中包括在太阳能光伏和锂电子电池制造方面领先的中国,引领海上风电产业发展的欧洲。在政府与产业合作模式中,欧洲通过一项名为“海上风能加速器(Offshore Wind Accelerator,OWA)”的项目,在全球海上风电行业取得主导地位。OWA由荷兰工业联盟支持,合作伙伴包括E.ON, EnBW, Ørsted, Statoil and Vattenfall, Fistuca, Van Oord, Shell and Sif等大企业。
        
作为气候新政的重要内容,美国能源部创建了高级能源研究计划署(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 for Energy ,ARPA-E),支持了数百个早期能源技术创新项目,使其能够迅速商业化,并获得来自国家实验室、孵化器、加速器、投资者和企业合作伙伴的青睐。这对创新技术引领美国气候新政至关重要。许多商业领袖已经认识到机会来临以及不采取行动将面临的高风险。就美国政策而言,仅仅通过对相关产品征收高额关税并不能为美国自身产业的发展和竞争力带来保证,必须通过产业政策来加强这一信号,即未来属于清洁能源加电气化,而非化石能源。

我们认为,创新同样可成为未来中美气候合作的重要抓手。这主要表现在:

以创新引领的清洁能源革命与数字化工业革命将在未来10年共同推动下一轮经济繁荣,这也将成为各国发展战略的重心。以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为代表的数字技术革命,将为进一步提升能效,并支撑清洁能源支持电力系统和生产生活用能提供技术可行性。以清洁能源引领的新一轮繁荣将与数字革命深度结合,从而从根本上提升人类生产朝着清洁、智慧的方向前行,彻底颠覆人类的用能来源和方式,也彻底解决气候危机。技术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拥有核心地位”,技术自立自强是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持,而技术创新也是中国实现碳中和长期目标的抓手。

应对气候变化本身就要求各国合作,数字技术进步推动了世界更大范围、更深程度的连接与合作可能性。在长远目标一致、对新一轮工业革命有着共同认知的前提下,中美气候合作可以共同探索在低碳技术领域加强合作共赢,更好地结合行业技术从孵化到商业化的各个链条,更快地促进清洁能源技术的商业化,促进行业创新与全球市场的结合,而非设立阻碍或强化对立。尽管竞争加剧,但合作共赢既是人类应对气候危机的必然路径,也是获益技术进步与产业革命红利的必然途径。

世界500强企业是推动碳中和和零碳发展的重要力量,而创新是实现零碳发展的共同路径。目前,苹果、微软、BP和亚马逊等跨国企业都已提出了早于2050年的净零排放计划。中国企业在国家提出2060年碳中和目标之后,反应迅速,也纷纷提出将碳达峰和碳中和作为企业发展的战略目标。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宣布到2023年实现碳达峰,截止目前清洁能源装机占比已经过半。国家电网积极拓展综合能源服务模式,坚持绿色发展。国家能源集团、中国国新联合发起国能新能源产业投资基金,主要投资方向为风电、光伏以及氢能、储能、综合能源等。17家石油和化工企业、园区以及石化联合会共同发布碳达峰与碳中和宣言。互联网公司腾讯宣布启动碳中和规划,并大步推进技术在产业节能减排方面的应用。

我们相信,未来会有更多企业加入以碳中和为引领的新一轮工业和商业革命。企业生产全链条能效提高与新能源布局、投资、利用,离不开创新战略的支撑和新技术的应用,包括商业模式创新。比如,传统能源企业从单一化石能源提供者转为综合能源服务者,数字化与分布式能源有着绝佳的天然结合优势,企业从供给侧到用户端将极大地促进绿色电力市场化。中美企业在零碳发展方面的互相启发、合作与行业整体带动,也将成为促进中美共同气候合作的重要助力。

在实现碳中和的过程中,无论中美,作为核心的能源系统将通过创新实现转型,这将进一步体现在各国的立法、相关政策激励、投资、行业准入标准、商业模式应用、公共与私营部门合作等各个方面。美国将在新一任政府下全面开展生产生活各行业的改革,建设强有力的韧性国家,支持自然气候解决方案。中国正在迈向全面实现现代化的第二个百年目标,全面建设生态文明,建立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积极贡献于人类命运共同体。数字技术革命深度结合、以零碳技术为核心的创新,是中美和全球发展的共同语言,也能够成为中美全新气候合作的亮点。